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butter bitch fly

her name is .......Rose Blue

 
 
 

日志

 
 
 
 

全世界失眠  

2012-11-09 09:17:16|  分类: 生活在别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想起我不完美 你會不會
逃離我生命的範圍
想著你的滋味 我會不會
把這個枕頭 變得甜美

想起白天的約會 忘了晚上的咖啡
只怕感情如潮水 遠離我夢中的堡壘

一個人失眠 全世界失眠
無辜的街燈 守候明天
幸福的失眠 只是因為害怕閉上眼
如何想你想到六點 如何愛你愛到終點

想起我的時候 你會不會 好像我一樣不能睡
想像你的曖昧 我會不會 數不到綿羊 一雙一對

想起白天的約會 忘了晚上的咖啡
只怕感情如潮水 遠離我夢中的堡壘

一個人失眠 全世界失眠
幸福的失眠 只是因為害怕閉上眼 如何想你想到六點
如何愛你       愛到終點 

 

10月末端,曼城trafford centre的门前搭起了一块小小的空地,红色的围栏,绿色的树,上面画着各种小鹿和雪橇。啊,圣诞来了,我想,一年又这样过去了。这年冬天,曼城第一场雪会是什么时候呢?我又会在哪里与它相遇?北京第一场雪已悄悄降临,孩子们乌黑的头发上是否也沾满了白色的棉花糖?此刻的你快乐吗?下雪的时候,是醒是睡?抬头的时候,是微笑着呢还是皱着眉?那些在秋天伤过的心,冬天还在痛吗?那些秋天遗下的憾,冬天是否已在心里结冰?如果心还会冷,那请先为双脚穿一双厚厚的袜子,那低头的时候,起码有一双温热的大脚。

11月初的某天,曼城的天空下着小雨,连续上了七天班的我,又在夜已谁了的时候推开这扇门,室外冰得耳朵有点僵硬,我拉下那顶雷锋帽,试图堵住所有能够潜进脖子和耳朵的风口。经过那块小空地的时候,发现它竟然搭起了一个溜冰场。夜已睡,白天溜冰的客人大多离场,只剩下三两对溜冰的人。他们手拉着手,一步一步地向着池中央滑去,脸上挂着一个大大的笑容。所有的雨雪,此刻都不是雨雪,只是落在幸福肩上的蜻蜓,冰点的气温,也不过是恋人们依偎的理由。站在灯光外的我,虽远远望着,也能感觉到幸福冒出来的热气。想一想才记起,上一次的溜冰已是小学时的事,溜冰时,嘴边哼着的那首还珠格格居然还记得。我不经意笑了出来,又老了一岁,最近发生的事常常忘记,小时候发生的,说过的,却历历在目。红尘不知是否还能作伴,紫薇不知还在不在小燕子身边,皇阿玛不知道还生不生气呢?可幸的是,我们依然那么孩子气,因为保留着这么一份孩子气,好让我们走得更远,更纯粹。在伤心的时候还能孩子气,在寒冷的时候,还能孩子气,孩子气是我们脚上那双厚厚的羊毛袜。

 

今天一个朋友向我表白了,我却没有办法回答他,因为一切可以回答的回答,都不是一个回答。又或许,你根本不需要一个回答,只需要让这件事浅浅地过去,然后继续彼此的生活。

 

临睡的时候,收到尼古拉斯的电话,刚从挪威回来的他经过我家楼下,问我要否到附近酒馆聊聊。接近一个月没有见的他,头发长了,胡子也长了,眼睛仿佛也深了,他说感恩节要回美国陪家人,然后要去挪威工作三个月,之后便搬去日本。我说恭喜你,他说谢谢你。临别的时候我们相互拥抱,我心里轻轻地有些痛,就像靴子里掉进了一颗石子一样。或许这个世界上,我们根本什么也没法留住,因此什么也没有失去。

 

既然什么也没办法拥有,那么自己呢?紧紧地拥有着自己费力吗?你是否也和我一样,拥有着一颗什么也没有的心?

  评论这张
 
阅读(7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